391247.jpg

隔天早上,我們逛完商店街,再往前走經過了五月廿五日廣場小公園,前面就是羅薩里奧最著名的地標,國旗歷史紀念館Monumento Histórico Nacional a la Bandera

紀念館採用希臘列柱式建築,非常莊嚴神聖,列柱的正中央擺放著在一九八二年福克蘭群島〔阿根廷人稱Islas Malvinas〕戰役中壯烈犧牲的阿根廷士兵骨骸,點燃了永恆之火。左前方圓弧形建築是阿根廷士兵的衣冠塚,大理石牆上雋刻著為國英勇犧牲的阿根廷士兵大名,令人肅然起敬,我佇立端詳了好久。孩子們走到前方的巴拉那河畔,倚靠著欄杆拍照留念,這裡也是萬里尋母故事裡,馬可在巴拉那河上岸的地方。

回程遇到了警察攔檢

吃午餐之前,我們再次發動車子引擎,準備離開羅薩里奧。昨天日行千里,今天行車壓力減緩,不到一百八十公里,簡直是小菜一碟。在國道十一號公路北上加油站吃了午餐,不久就抵達聖大非。我們還是住在六天前投宿的Colón Hotel,充分利用旅館的健身房、游泳池,徹底放鬆休息。明天還有將近九百公里的路程,就回到亞松森了。

真是湊巧,我們剛離開聖大非,就遇上從阿根廷布京折返亞松森的NSA客運汽車。俗話常說人不親土親NSA客運是亞松森往來附近各大城市的長途巴士,彷彿在阿根廷國道上看到國光客運,真的很親切。於是我們一路尾隨著NSA客運,往回家的路準沒錯。

中午過後,車子經過了Resistencia,我們遇上了這趟旅行的唯一一次警察攔檢。在出發之前花了很多時間準備的簽證和旅行文件,終於派上用場。警察仔細核對,突然問了我一句:你們是從哪裡來的?這句話讓我停頓思考了五秒鐘 我應該回答從台灣來的從巴拉圭來的還是從聖大非來的?麻煩請大家幫我想想看,哪一個回答比較正確。警察沒有太多刁難,耽誤了將近十分鐘,就把我們放行了。

我們繼續沿著國道十一號北上,Formosa上空忽然烏雲密布,雨勢越下越大,這也是我們在這趟旅行唯一遇到的一場大雨。傍晚六點多,我們通過了海關,回到了巴拉圭。邊界沿路沒有足夠照明,加上滂沱大雨,我們幾乎摸黑前進。感謝主! 我們真的非常幸運,還好這裡是亞松森,是我們熟悉的地方。不到一小時就順利抵達家門口,完成了這趟八天七夜的橫越彭巴草原之旅。

結算一下這次駕車旅行的花費,車子九八無鉛的加油費將近四百五十美金,我們一家四口的食宿將近一千四百美金,每次住宿旅館皆預訂兩間雙人房,其他購買紅酒、紀念品的雜支不列入計算,平均每人全部花費不到五百美元,應該稱得上是經濟划算。

雖然這趟橫越彭巴草原之旅,來回連續駕車四千公里,在體力上是很大的負荷,但真的是很難得的經驗,尤其對於生長在台灣島嶼上的我。老實說,我真的很想再來一次,走得更遠。回到了亞松森,家家戶戶準備除夕跨年,隔天早上八點還要去中正學校參加二一三年元旦升旗典禮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enis2587 的頭像
denis2587

吃喝玩樂在拉美ABC&P

denis25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