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in_bariloche-argentina.jpg

隔天又是冰川行程,目標往阿根廷湖西北方的Upsala冰川。Upsala冰川面積比Perito Moreno還要大,除了冰蓋之外,還有更多漂浮在湖面的冰山,搭船遊覽可以近距離接觸。當遊艇停車靜靜的泊在湖面上時,船上工作人員甚至拿水桶舀起融化的浮冰,敲碎以後放在杯子裡,再倒上蘇格蘭威士忌,與遊客一起分享。真是好酒!突然之間,我似乎從浮冰上看見了一幅藍白相間的阿根廷國旗,不是醉了,原來就是陽光直射在冰山上的意象,太奇妙了!

遊歷冰川,其實內心是很矛盾的。雖然很想看到冰川崩裂的壯觀美景,但又不捨於地球的溫室效應,讓這些千年冰川加速融化崩解。即使已經相隔多年,我們仍然藉由網路影片,關注冰川的最新動態。尤其現在兒子在大學主修氣象,這趟在南極冰川的旅遊經驗,絕對可以替他未來的研究計畫加分。

滑雪勝地:Bariloche

隔天早上出發之前,得知下一站Bariloche機場因罷工而關閉,航班必須改降在四百多公里外的Neuquén,再搭乘接駁巴士。整天行程平白延宕了六小時,但也算提前領略了市區Nahuel Huapi湖畔的山光水色。

Bariloche全名San Carlos de Bariloche,位於智利、阿根廷邊界的內格羅河省或稱,黑河省。十六世紀,西班牙駐智利總督Pedro de Valdivia派遣遠征軍和耶穌會傳教士翻越安地斯山,首次發現了Nahuel Hauling湖。一九九五年,這裡甚至一度登上國際媒體的頭條新聞,發現了前納粹高階軍官Reinhard Kopps化名Juan Maler曾在本地德國學校擔任校長。

Bariloche主要大街Avenida Mitre有一、兩家大型中餐館,這幾天在船上吃膩了三明治、披薩,終於可以吃上一頓熱呼呼的家鄉菜。Bariloche市區的棋盤式街道設計,讓我們眼睛一亮,每一街區不多不少一百號,實在設計的太貼心了!晚上還有市區觀光巴士遊車河,真是一座有秩序的城市。前幾天經常搭船吹冷風,已經有點暈船了,大家討論一下明後天去哪玩?

果然大家都累了,想多睡一會兒。第二天,我和同行的大使館武官石上校兩個大男人,一大早拎著球鞋搭公車出門,去二十六公里外,車程四十分鐘的Llao Llao渡假休閒中心,輕鬆地打一場小白球。我們在櫃檯租了整套球桿、手拉車,付了果嶺費,就直接上場了。湖光山色實在太美了,綠茵的球道,居高臨下俯瞰蔚藍的湖水,揮桿的瞬間還有專業攝影師在遠處跟拍,總共每人一百美元,真是太划算了!女眷和孩子們起床後,走去Avenida. Mitre的商場中心逛街吃美食,也算各取所需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enis2587 的頭像
denis2587

吃喝玩樂在拉美ABC&P

denis25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