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azilian sport_Something new to cheer

undefined

Why rugby could be the next craze

Oct 29th 2016 | SÃO PAULO | From the print edition

 

當英國鐵路工程師之子Charles Miller在1894年從英國寄宿學校返回聖保羅時,他帶回了一顆足球,後來足球運動大受歡迎,甚至成了巴西的國球。Charles Miller當時也引進了橄欖球,可惜欠缺吸引力。橄欖球只出現在幾所昂貴的寄宿學校,其他地方幾乎看不到。但現在橄欖球開始找到龐大粉絲。

undefined

Deloitte諮詢公司在2011年做了一份調查,問及巴西人哪一種球的粉絲將會成長最迅速時,其中選擇橄欖球的最多。從那以後,橄欖球的受歡迎程度一飛沖天,宛若被足球守門員大腳一踢。目前巴西的橄欖球運動人口約六萬名,遠低於足球的三千萬人口或排球的五百萬到一千萬人口,但已從五年前的一萬人口快速成長。國家隊名Tupis取自印第安原住民部落,出場比賽時吸引一萬名現場球迷以及七百萬電視觀眾(目前聯賽仍是業餘的)。歐洲職業聯賽的精彩畫面開始出現在聖保羅地鐵的車廂電視上。

今年八月,橄欖球運動在歷經長達92年中斷後重返里約奧運會,燃起了粉絲的興趣。橄欖球運動管理完善有助於在飽受貪腐醜聞困擾的巴西贏得球迷。巴西橄欖球協會(CBRu)在2010年取代了業餘協會,開始企業化經營。執行長Agustin Danza擁有MBA碩士學位,接受十二人董事會委派經營。去年十一月,非營利團體頒予CBRu巴西第一座運動管理獎杯。排球協會甚至派出五位官員來取經管理技巧。

企業贊助商已經注意到了。國家隊Tupis目前擁有20多個贊助商,包括民生消費品大廠Unilever和巴西銀行Bradesco。CBRu的預算從2011年的130萬黑奧增加到1,800萬黑奧(約600萬美元)。Agustin Danza利用這筆錢吸引來自橄欖球強權紐西蘭和澳大利亞的教練,他的目標是晉級2023年世界杯。

這還需要大量的培訓。巴西女子橄欖球隊在里約奧運會七人制賽獲得第九名,但男子隊敬陪末座。他們現在世界排名第卅六,阿根廷(巴西在其他球類運動的宿敵)排名第九。Agustin Danza(本身也是阿根廷人)正想方設法從世界橄欖球協會World Rugby爭取支持和現金。他希望World Rugby盡快將巴西列為優先市場之一。隨著更多曝光和金錢到位,業餘聯賽可望轉型成職業。

CBRu正在嘗試擴大橄欖球運動的吸引力和球員來源,不只限於上流社會。目前在金融業任職的前巴西前鋒Jean-Marc Etlin回憶,「在我那個年代,打橄欖球都是鬢角花白的優雅紳士」。由於州立學校推廣橄欖球運動的專案計畫,他的兒子目前在十九歲以下國家隊的隊友,現在包括出身貧窮家庭的球員。

推廣橄欖球的最大障礙仍是巴西人對足球的痴狂。Jean-Marc Etlin感嘆,「其他每一項運動都是外圍的」。Agustin Danza認為足球的困境,包括足球協會的貪汙醜聞和國家隊近年戰績不佳(依照巴西的標準),給了橄欖球一線生機:「當足球員表現令人失望,巴西球迷開始替其他運動加油喝彩。」

 

From the print edition: The Americas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enis2587 的頭像
denis2587

吃喝玩樂在拉美ABC&P

denis25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